和值班女医生偷情 - 久草在线,新免费观看-天天色天天干天天操,久草在线免费资源站 

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国民彩票,行业中的佼佼者,跟随我们的脚步,带你走向人生致富路
办公室同事工作时候突然胃病发作,被送进公司附近通济医院。经医院检查需要动手术,由于同事是来自重庆,上海没有家人,所以,大家决定轮流陪夜,作为领导的我,当然,义不容辞第一陪夜。
  差不多下班后,我开车去到通济医院。停好车,在医院边上匆匆吃了碗面,赶去医院病房,在电梯里遇到了一位身姿丰腴的女医生,看岁数有35岁左右,头发盘起发髻,面色圆润,双眼明亮,双层丰润,正是我的菜。身着白色大褂,胸口被紧紧包裹,目测了一下估计有D+ ,下身包臀群被撑的满满的,腿上穿了一双灰色的裤袜,小腿笔直,腿肚微胖,但线条性感,一双黑色8CM高跟鞋,踩在地上咯噔咯噔,清脆有力。我眼里偷瞄了一下她的胸牌,张妍,消化科医师。

  女医生看到我盯着她的眼神,脸上一红,赶紧回过身去。我也装作若无其事,电梯到了四楼,我跟着也出去,张医生看到我也出电梯,回头望了我一眼,双眸迷离的望了我一眼,瞬间感觉被电到了,身体轻轻一颤,无数个念头瞬间涌上心头。

  老婆怀孕半年的我,已经很久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,难道今晚有上帝的恩赐。心中不免有点,下面不自觉的有点IN,脸上不由的尴尬一笑。女医生似乎看出了我的心声,掩嘴一笑,加快了脚步,噔噔噔快速向前。

  我寻着病房号找到了同事的病房,进屋看到他在哪里闭目养神,上去和他轻声打了招呼,和他寒暄几句,知道刚挂完点滴,正在休息,明天早上就要手术。

  我让他继续休息,自己则看起手机来,没多久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病房了,张医生来晚间巡房,我简单上去和医生聊起了我同事的病情,有了电梯里的经历,我胆子也大了起来,故意趁她看病历的时候,靠近了许多,闻到了张医生身上淡淡的香气,手趁机上去摸了一下张医生的双手,双手很绵软细嫩,一看就是经常保养,我看她没有反抗的意思,于是,更加大胆捏了张医生玉手一把,她下意识的想往回缩。我收回手,看她脸色略带羞涩的表情,并无厌恶。我的心放下了,然后假装和医生边聊边送医生出了病房,一边要医生多多关照。左手顺势搂在了张医生的腰上,感觉她的腰一紧,但并无反抗。张医生轻声的对我说:我下面还有病房要查,有事可以到医生办公室找她。说我对我妩媚的一笑,我瞬间全身骨头酥麻,心中喊了一声:耶。回到病房,我的心早就扑通扑通,虽然人还在病房,心早就飞进了医生办公室。

  估摸着有一个小时的时间,我把同事安顿好睡觉,自己偷偷离开了病房,到楼下的花店,买了一盆蝴蝶兰。并在便利店买一盒套套和一双肉色的丝袜。

  再次回到四楼,我没有去病房,而是悄悄的跑到医生办公室,轻轻地敲了一下门,里面传出了一声进来,我便开门进去,右脚关上门。「张医生你好,这是我为你选的蝴蝶兰,您看喜欢吗?」张妍:「太漂亮了,你这么知道我喜欢蝴蝶兰的。」「我是闻到你身上的香气,猜想你一定喜欢蝴蝶兰。」「你真是一个细腻的男人」「哪里,作为管理者这是我们必须具有的技能」「喔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,你做什么的」「我叫王林夕,是阳光投资,市场总监,今天那个病人我部门的小唐。」「哦,原来你是总监啊!」「哪里,几个朋友合伙投的小生意而已。」边寒暄,放好花,轻轻的走到张医生椅子的背后,一把搂住了张医生的肩,低下头轻轻地对着张医生的耳边说道:「张医生你真性感。」一边说双手往下滑去,解开了张医生白大褂的第一粒纽扣,张妍里面原来穿的是低胸的黑色套群,瞬间一道深深的乳沟浮现出来。张妍双手想捂住露出的胸部,无奈这种轻微的反抗反而更激起我的欲望。我的嘴唇奔着张妍的双唇而去,紧紧的贴住了她的双唇,同时舌头不自觉的伸了过去,开始张医生还禁闭牙齿试图躲避,无奈,我的连续几次进攻,她慢慢放弃了抵抗,终于两根舌头搅在了一起,唾液迅速分泌出来,张医生开始拼命吸允,我舌头上分泌的唾液,方法那么无比甘甜的蜜汁。接着张医生的舌头开始反客为主了,进入了我的口腔,我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,对送上来的香舌,一阵狂吸生怕有一点唾液遗失。突然张医生轻轻了推开了我的头,害羞的对我说,这里是办公室,不方便,里面还有一间休息室,我们要不到里面去。我一听正合我意。于是,张医生在桌上写了张有事暂时离开的字条。便走进了里面的休息室,休息室很隐蔽,外面基本看不见,门很厚,隔音也很好,里面有两张单人床是给值夜班的医生休息用的。还有一个衣橱和一张桌子和椅子。

  一进房间,张妍反身把门给锁上,一转身,我就把她按着了墙上,嘴唇紧紧的贴在她的嘴上,一边疯狂的舌吻,两只手顺势解开了白大褂,接着解开了黑色套装的纽扣,一对D+ 的大咪咪被黑色蕾丝的胸罩紧紧包裹,大半只已经露了出来,可能是因为胸罩偏小的原因,至遮住了三分之一。我的双手没有丝毫犹豫,解开了两乳之间的纽扣,两颗豪乳跳了出来,上面还有两颗紫色的葡萄和大大的乳晕。

  两颗紫葡萄已经凸出来,「看来张妍医生已经有点嗨了,这骚货可真是骚啊!」我心里想。我偷偷地看着张妍医生脸,她紧闭双眸,可能是害羞可能是享受着爱欲。

  突然,我猛得把她抱起,轻轻地放在床上,亲了她一口,起身把两张单人床推到一起。张妍开始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