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神病院的美女护士 - 久草在线,新免费观看-天天色天天干天天操,久草在线免费资源站 

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国民彩票,行业中的佼佼者,跟随我们的脚步,带你走向人生致富路

我清醒過來的時候,不知道為什麼身邊突然多了那麼多又哭又笑的人。過了好久我才終於明白過來:原來我處身在精神病院!為什麼會這樣?我竭力回憶,腦海裡面卻一片茫然。過了好久,我記憶的碎片才零星地拼湊到了一起,我依稀記起了我看到高考成績那一瞬間絕望的心情,再之後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。我想我是瘋了吧?那麼,現在我想我是恢復了吧,我已經可以正常地思考了,我是否要離開這個地方回家呢?腦海裡另一個聲音馬上轟鳴起來:不,決不!是呀,我考的成績真的太差了,我的落榜辜負了所有人對我的期望,我真的沒臉見任何人啦!!與其回到家裡顏面掃地,聽父母的長吁短歎,我寧願暫時待在精神病院,至少這裡沒有人關心我考了多少分,能不能考上大學。我馬上喜歡上了這個地方,這裡除了有奇形怪狀的病人以外,更有很多漂亮的女護士。尤其是小娟和小雯兩個死黨最是讓人賞心悅目,她倆上學時就是同學,現在也成天膩在一起。她們大約還是不到20歲的樣子,身材都極好,小娟個子高一點,雙腿又細又長又直,並在一起一絲縫隙也沒有,小雯很清純靦腆的樣子,像極了徐靜蕾。我聽到小娟指著我對小雯說:”這個人瘋得可有意思啦,你讓他做什麼就做什麼,嘻嘻”。小雯說:”哦?我怎麼不知道呀?”小娟說:”不信你看呀!”說著轉過來對站在旁邊不遠的我大聲說:”喂,你把左腿抬起來!”我聽了,裝作很愚笨地想了很久才分清左腿,然後慢吞吞地抬了起來。小娟又說:”再把右腿也抬起來!”我裝作同樣愚鈍地找到了右腿,然後抬了起來,當然,我摔了個仰面朝天。倆個美女放聲大笑,真是花枝亂顫,我也陪著嘿嘿地傻笑。接著我又聽小雯小聲對小娟說:”可是他真的好帥哦,又那麼高。。。”小娟打趣他:”那你就嫁他當個瘋婆子吧!”小雯臉馬上紅了,倆人嘻嘻哈哈地打成了一團。。。入夜了,我怎麼也睡不著,有些病人還咿咿呀呀地發出怪異的聲音,我的腦海裡還是想著高考的慘敗,越來越煩躁,於是到走廊裡面散步。值班室的燈還亮著,我偷偷透過上面毛玻璃的缺口向裡面看,發現只有小娟一個人在值班。她點著一盞檯燈在看書,護士服潔白如雪沒有一點瑕疵,燈光灑在她光潔的臉龐上,格外柔美,我在外面竟看得癡了,真是個美麗的女孩子呀!天使大概也就是這個樣子吧?這時,小娟突然放下了手中的書,托著腮靜靜地凝想。看她想得出神,我想悄悄離開了,結果不小心踢到了門口的紙簍,發出了不大的一個聲音。已經深夜了,走廊很靜,所以還是被她聽到了。“誰?”小娟開門走了出來。看到是我,她有些意外,說話很慢地問我:”你有什麼事嗎?”我趕忙傻兮兮地說:”水…水…我要喝水。”她說:”那你進來吧。”我在屋裡一邊喝水,一邊愣愣地看著她。【青青草小说网】小娟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,問我:”你看我幹嘛?”我說:”你…好…好看。”她的臉馬上飛起了紅霞,看著我的臉龐幽幽地說:”你也真的很帥呀!”我嘿嘿地傻笑。這時候我們都沉默了,兩雙眼睛福注視著對方。。。我真的很怕她發現我是偽裝的,馬上移開視線,從桌上拿起了她的那本書翻看,結果封面上居然是一個全裸的女郎,原來竟是一本黃書呀!(事後我才知道,原來小娟中學上的是女校,上了衛校之後又都是女生,所以她這麼大了從來就沒真正接觸過男生,也因此對這方面有種格外的好奇。)我直盯著封面傻笑說:”美…女…,嘿…”她羞得一把搶了回去”不許看!”。想了一想,她又把封面對著我問:”她好看還是我好看呀?”我傻笑著說:”嘿…她好看…她沒穿衣服……嘿”小娟氣得直跺腳:”氣死我了!死瘋子!死精神病!哼……”她對著封面看了又看,紅著臉彷彿在盤算什麼,她又抬頭看了一下表,凌晨2點,終於打定了主意。她出去打開門四下看了一下,沒人,回身把門鎖上了。她要幹嘛?小娟說:”不識貨的死瘋子,看在你是瘋子的份上就讓你開開眼界吧,不要留鼻血哦!”說著摘下了護士的白帽,一頭烏黑柔順的秀髮飄散下來,接著她解開了大褂的扣子。。。真的是肌膚勝雪呀!美麗的女護士在深夜的值班室裡面脫得只剩純白色的三點蔽體了,向一個她認為神志有問題的人展示自己的青春。她的身材真是太棒了,沒有一點的贅肉,雙腿修長、纖細圓潤。。。我看得眼睛都要掉出來了,喉嚨發乾,下面早就支起帳篷了,幸好她沒有任何男孩子的經驗,所以沒注意到。“死瘋子,你說說看,現在到底誰漂亮呀?”,她故意性感地扭動著腰肢。“還…還是她漂亮…,她比你…穿得少,嘿…”。小娟氣得要哭了,腳跺得直響,她咬牙切齒地說:”好!我看你死不死!”說著解開了胸罩,兩個碩大柔嫩的肉球立刻彈了出來,哇,太大了!我強忍住了欲噴薄而出的鼻血。這時她又緩緩褪下了雪白的內褲,讓它順著光滑的雙腿滑落到地上。。。簡直就是維娜絲呀!我真的沒有任何語言來形容這完美無暇的軀體,我唯一的感覺就是頭暈目眩,幾乎喪失了思考的能力。這次她已經不用問了,看著我傻張著大嘴兩眼發直流口水的樣子,她已經知道答案了。正神魂顛倒著,突然聽小娟說:”不行!你看了人家的,人家也要看你的!”接著小娟就開始剝我的上衣了,邊脫邊說:”精神病怕什麼呀!”我說”不…不要…”,上身已經